当前位置:主页 >> 固废处理

2020年我们关于垃圾焚烧监督性监测的行动

2021-05-24 06:53:29|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2020年,我们关于垃圾焚烧监督性监测的行动

1.png

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自动监测数据公开平台

虽然监管政策在不断加码,但关于监督性监测的规章文件却寥寥无几。在这样的情况下,项目团队从2018年开始关注垃圾焚烧行业的监督性监测信息公开,通过官网信息公开观察、信息公开申请、履职申请、撰写建议信等形式倡导监督性监测完善执行并公开。

2020,关于监督性监测我们做了什么

2020年1月,项目团队向306个未完善公开2018年监督性监测的生态环境部门寄出了关于建议完善执行并公开监督性监测的建议信。

2020年2-5月,通过反复的电话沟通,收到了167份正式答复,其中71个生态环境部门承诺整改。

2020年3月,观察并统计“统一平台”上在运行垃圾焚烧厂数量达到427座,对比项目团队2019年自行统计的428座焚烧厂资料,完成焚烧厂名单的梳理。

2020年6-9月,项目团队观察各省监督性监测信息平台、各省/市生态环境局网站、各市/县/区人民政府网站,统计完成2019年监督性监测主动公开统计表。

2020年10-11月,再次向未答复且未完善公开2019年监督性监测信息的生态环境部门寄出90份关于建议完善执行并公开监督性监测的建议信,通过不断的电话沟通,收到正式答复39份,13份承诺整改。

2020年11月,向5省生态环境厅申请了15个地市环境监测站监测能力与2019年监督性监测情况的信息公开,目前收到7份答复。

2020年12月,结合观察结果及建议信的答复,整理垃圾焚烧厂监督性监测总结报告。

长期高频的对话沟通。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项目团队与各地生态环境部门工作人员因监督性监测产生的电话沟通超过1300次,其中,主动呼出超过1000次(寄出文件后逐个电话确认收到、部分反复拨打无应答、部分正式答复再沟通),接听来电近300次,以平均每次3分钟的通话时间计算,通话时长超2100分钟。同时添加17个地市生态环境部门工作人员微信,保持长效沟通。

项目人员2020年10月通话记录部分明细

复杂繁琐的观察流程。数据观察方面,为了呈现出全面的公开情况,在监督性监测信息公开较为零散的情况下,项目团队只能通过不断的筛选排查,才能呈现最为全面的数据。先观察各省厅建立的监督性监测信息公开平台(部分省份无平台转为观察省厅网站),在平台公开的数据不完善的情况下,项目团队需要再查找垃圾焚烧厂属地市生态环境局网站,若市生态环境局网站仍然未见公开,则需要再去垃圾焚烧厂属地人民政府网站进行查找。如此三轮查找,未见公开才可定论。例如:云南省生态环境厅无监督性监测信息公开平台,且仅公开是否全项目监测与监测是否达标,各项监测数据均在各市生态环境网站公开;防城港中科绿色能源有限公司仅在市生态环境网站公开2019年监督性监测数据;光大环保能源(新郑)有限公司仅在县人民政府网站上公开2019年监督性监测数据。

2019年的监督性监测主动公开进步在哪里

2019年与2020年项目团队均对监督性监测的信息公开做了观察统计,发现2019年的信息公开情况整体优于2018年。

1.png

新增72座垃圾焚烧厂“完善公开”。2018年项目团队通过观察及信息公开申请,发现有15座垃圾焚烧厂的烟气监督性监测被“完善公开”(项目团队认定每季度公开常规五项污染物及11项重金属类污染物监督性监测数据为“完善公开”),到了2019年,被主动完善公开监督性监测的垃圾焚烧厂已经达到87座,与2018年相比提升72座,有较明显改善。例如:广东省2018年完善公开2座,2019年完善公开14座;福建省2018年完善公开9座,2019年完善公开14座。

新增45座垃圾焚烧厂二噁英数据被主动公开。2018年项目团队观察发现有72座垃圾焚烧厂的二噁英监督性监测数据被主动公开,2019年新增45座,达到117座。例如:山东省2018年主动公开3座,2019年增加至19座;河北省2018年主动公开1座,2019年增加至6座。

热灼减率完善公开实现“零”的突破。2018年项目团队观察发现仅6座垃圾焚烧厂被主动公开热灼减率监督性监测数据,但频次均不符合要求,2019年热灼减率主动公开达到13座,其中8座完善公开。例如:湖北省2018年0座公开,2019年完善公开5座;广东省2018年公开4座,0座完善公开,2019年公开5座,其中2座完善公开。

84个生态环境部门承诺整改。396份寄往全国各地的建议信,2100分钟的电话沟通,得到了84个生态环境部门对我们工作的认可。依然记得秦皇岛市生态环境局工作人员电话沟通中说道:“你们2018年寄来的2017年没做好的情况,我们领导高度重视,但是因为2018年已经过半,计划无法改变,2019年我们严格按照相关要求进行监督性监测并公开”,2019年秦皇岛市生态环境局也如约完善执行并公开。

2020,关于监督性监测我们还有哪些发现

78座垃圾焚烧厂在完善监测频次后,可以被完善公开。垃圾焚烧厂监督性监测的完善执行,聚焦的就是监测频次和项目。2020年项目团队观察发现165座垃圾焚烧厂(含87座完善公开)可完成至少一次的烟气常规五项和11项重金属的项目监测,除去完善公开的87座,存在有78座垃圾焚烧厂的环境主管部门有完善执行监督性监测的监测能力,但未按规定的频次开展监督性监测,导致78座未能被完善公开。那么理论上就会存在78座垃圾焚烧厂在完善监测频次后,可以被完善公开,但实际却没有。

监测能力不足成为制约完善执行的最主要原因。2020年项目团队观察发现128座垃圾焚烧厂(含87座完善公开)烟气常规五项及重金属的监测可以达到每个季度一次,符合相关法律要求,但监测项目并未包含相关法律要求的常规五项和11项重金属,可见监测能力不足制约了该部分垃圾焚烧厂监督性监测被完善公开。同时206份正式答复,整理获取242个原因,明确被告知因能力不足无法完成监测的有51个,除此之外,被告知即使答复承诺整改或解释未验收、未纳重排也存在监测能力不足的问题,完善监督性监测执行的地市,也有部分是通过委托第三方进行开展。可见基层监测站普遍存在的监测能力不足问题,是导致无法完善垃圾焚烧厂监督性监测的最主要原因。

试运行阶段的垃圾焚烧厂需要被加强监管。《建设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管理办法》中明确指出,建设项目试生产3个月后可以申请环保验收,申请延长环保验收最长可达一年。而在试生产期间,因为工况的不稳定,监督性监测无法开展。垃圾焚烧厂在环保验收后,理应被纳入重点排污单位名录。但实际观察发现部分地市每年3月底公开重点排污单位名录以后,不进行动态更新,导致在3月以后直至第二年3月之前验收的重点排污单位,无法被纳入重点排污单位名录,因此不开展监督性监测。理论上,就会存在有垃圾焚烧厂从试运行开始,直到被纳入重点排污单位,有接近两年的时间,可能不会被执行“监督性监测”。

诚然,垃圾焚烧厂监督性监测信息公开依然不够完善,但前进的步伐却坚定而又明确。虽然越深入了解越能发现问题,但一步一步的向前,问题终将被解决。

2021,项目团队将继续关注,行而不辍,未来可期。

友情链接: